确认过眼神,细雨微情

原标题:确认过眼神,你遇上对的人

今天腊月二五,细雨。

确认过眼神,你遇上对的人

昨晚吃了小年饭,还有四天就放假。家里打扫干净了,年货准备妥当了,给儿子寄的辣辣的美食也已经漂洋过海到了。

2018年8月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肾病二科的医护们为年过八十的顾奶奶施行了腹膜透析治疗。顾奶奶长期慢性肾衰合并肺间质病变,血糖偏高对于透析,一直噤若寒蝉。所幸,她遇上了这么一个团队只愿意以一贯的认真负责是一直以来的坚持和幸运。

我穿上红马甲,戴上小红帽,骑着小黄车,来到橡胶厂小区。这次活动是给10户特困家庭送过年物资,加入这个团体几年来,我形成了一种习惯,逢年过节前跟着大伙儿走一遭,心里才踏实。

确认过眼神, 顾奶奶碰上她信任的人

这里距我的蜗居不到3公里,我却第一次来。马路对面是繁华的商业中心和高档社区,小区里多是八十年代的老式宿舍楼,居住有1800户5000余人。橡胶厂以前也是个大厂,和全国的工厂一样有过辉煌历史,自谋生路后总有些家庭似雨打飘萍,因病致贫的最常见。组织者云姐说始终放不下这个小区,凡筹集到经费就会来看看,有几家确实太可怜了。

围手术期的一切,都是行云流水,平安顺心

这10户人家,都是原厂职工或家属,真正的老弱病残,家家墙上都挂着遗照,那是本该支撑家庭的顶梁柱,命运的模样太狰狞。

顾奶奶的笑容

第一户,只有两口人,六十多的奶奶和读三年级的孙子。儿子英年早逝,儿媳扔下孩子跑了,奶奶独自抚养孙子,靠给餐馆洗碗为生。老人面相慈和,双手比脸庞沧桑粗粝许多。小男孩挺清秀,眼神灵活,拍照时认真望向镜头,挑起嘴角微笑,搂着他的奶奶也笑了。这让我们一行的心情轻松不少,毕竟看到了笑容。

也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第二户,四十左右的妻子和丈夫。妻子怯怯地招呼我们,喊丈夫过来。男人一直扒拉着碗里的米粉,目光阴郁,不发一言。原来丈夫有精神病,而且有暴力倾向,时刻不能离人,妻子工作时也必须带着他。很少有老板愿意接纳这样的员工,妻子只能在附近找点零活贴补家用。离开她家后我们都在感慨女人的不易,二十年不离不弃,面对一个无法依靠无法沟通异于常人的伴侣,可能还会受到无意识施以的伤害,这一切瘦小的她都承受下来,除了善良,还有什么力量?

图片 1

第三户,七十多的爷爷和二十多的孙子。爷爷戴着老花镜,谦逊有礼,孙子看上去过于虚胖,坐在小竹椅上,眼神呆滞。说是中学时受了刺激,精神出现问题,程度又不够办理精神病的特殊病,门诊治疗就得自己负担。小桌上堆满了中药,爷爷说每月药费都1000多。

确认过眼神,我们遇上善良幸运的人

第四户,七十岁的母亲和四十多的女儿。女儿脑瘫加左手不便,坐在小凳上用右手翻扑克玩得很专注。见到云姐给的百元钞票也知道开心,抓过去藏进口袋里,嗬嗬地笑。

回忆像延伸的时空,依稀的岁月,照亮着你我的前程,我们对你一贯的真诚,是我们敬业的灵魂,你对我们的希冀是我们内心中的无限征程。

第五户,八十多的父亲和近五十的儿子。儿子尿毒症十年,每周两次透析,这几年医保保障力度大,每次只需要自己出几十元,只是还有些药报销不了,要上千元。儿子很瘦,气色发黑,老人望去精神倒还矍铄。

图片 2

第六户,八十多的奶奶和二十多的孙子。刚进楼道口便听见一种怪声,啊-啊-啊,像是从男子喉咙里发出来,有些异常有点恐怖。孙子长得高大魁梧,可惜智力低下,也不会说话,那是他欢迎我们的声音,是他开心的表达。奶奶说,孙子可懂事了,买菜的时候还会搀着她过马路呢。

确认过眼神,我们就是最真心的男神女神

第七户,五十岁的母亲和二十多的儿子。两位尿毒症患者,母亲透析十一年,儿子四岁得肾炎,大三时发展为肾衰竭,休学治疗几年后,家里承担不起学费无奈退学。母亲在楼下摆早点摊,儿子帮人卖手机,那位本该风雨同舟的男人扔下了他们。母亲是个伶俐的人,能说会道,有礼有节,若身体无恙的话,过日子定是把好手。

确认过眼神,我们理解你内心深处的苦痛

第八户,五十多岁的兄弟二人。黑黢黢的屋子,灰尘和油污已难分彼此,气味相当熏人。哥哥多年精神病,弟弟为照顾他终生未娶,没有女人的日子除了脏就是乱。在这里我们的感动更甚于同情,看了那么多兄弟为争家产反目成仇的,却在如此贫弱的家庭发现了最强韧的手足深情。

任劳任怨,精益求精

……

寒来暑往,日日如新

跟着社区主任一家一家走,我不止一次想到两个字:赤贫。真的是家徒四壁,真的是仅能果腹,非亲见难以想象的窘迫。而除了贫困,更让人心酸的是绝望。因为疾病,蒙蔽了希望,看不到前路,活着仅仅是为了活着。

笑容依旧,奉献赤诚

不知该如何煽情,过于细致地描述苦难让人产生罪恶感。雨一直在下,小区门口不远是地铁站,对面的楼盘价接近两万,好像幸福与不幸的鲜明对峙与毫不相干。我不免庆幸,庆幸这些人尚有一点安身之所,虽然阴暗破败,虽然很少阳光,可若是连这也没有,真不知如何立命了。

图片 3

我或许太不务实,难道活着不是为了活着吗?一直那么喜欢余华,怎忘了他在《活着》这部小说里的明白话:

确认过眼神,我们也经常被感动

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活着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